Asian Market Entry訪談了日本幾間有趣的企業,接下來將在官方部落格中一一介紹。這次我們訪談了日本Keymakers的創始人 江口靜。江口是區塊鏈工作師,也是東京大學的學生。Keymakers是一個日本NEO區塊鏈工程師社群,目的是提供更好的環境給對NEO有興趣的工程師。我們請江口介紹對Keymakers的願景及自身有趣的經歷,並分享日本工程師應有的樣貌。

工程師的經歷

Question: 您是東京大學的學生,也是區塊鏈的工程師。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經歷呢?
江口: 其實我本來不是學科學或技術的。高中畢業後,我進了大學唸經濟。我從沒有寫過程式,也從未想到我會接觸這些程式的東西。會有這個轉變,是因為2017年時大家都在討論加密貨幣,討論各個貨幣有什麼不同等等。

所以我很好奇,也開始關注加密貨幣。最好的學習方法就是去使用它,所以我開始進行貨幣交易。基本上我是站在一個投資家的角度,來學習區塊鏈及加密貨幣。但接著我也從開發者角度來看待這件事。

Question: 也就是說,在去年夏天前,您還不懂這技術是嗎?
江口: 是的,完全是從零開始。因為我有進行貨幣交易,所以我知道相關技術的概念,但不清楚怎麼寫程式。然而當我愈懂技術時愈覺得有趣。因為太深奧了,而且技術發展的很快,我想我應該多花點時間來精進工程師的技能及知識。

因此,我決定休學一年。我為了未來能當區塊鏈工程師而花了一年的時間。在工程領域,特別是區塊鏈,1年可能等於其他領域5年或10年的發展。我現在已明確地將自己設定在區塊鏈領域。所以我是個在”休假中”的學生,並從事工程師的工作。至少在今年,我不應該稱自己為學生工程師。

關於Keymakers

Question: 當您是學生”放假”時期,那在工程師方面都做了些什麼呢?
江口: 當我今年3月開始學習NEO區塊鏈時,為了想學習更多,我參加了上海的NEO營隊。在上海,可以和許多NEO工程師交流,對工程師來說是個很棒的環境。我想如果在日本也有這樣的社群的話,讓NEO區塊鏈工程師能更自由的參加,對現在及未來的工程師來說,會是個很好的環境。

在這個國家裡,整體的工程師數量很少,當你聚焦在區塊鏈領域時,工程師的數量會更少。除此之外,NEO在日本並不是被廣泛認知的區塊鏈技術。這代表的是,即使有像我一樣的人存在,因為沒有日文文件可以閱讀,來理解相關技術,所以學習技術的難度很高。這也是為什麼我決定創立NEO工程社群。我是在2018年設立Keymarkes,這社群剛從上海到日本來,所以還是個尚未長大的小baby。我希望對於現在及未來區塊鏈工程師來說,這個社群能成為一個很棒的地方。

Question: 雖然創立才幾個月,但是否可請您稍微描述一下您在這裡主要從事哪些活動?
江口: 主要有二個
1. 為日本工程師發佈 NEO文件 。
2. 創立 NEO 工程師社群。
對日本工程師來說,主要的障礙是當學習或開發NEO時並沒有日文資訊。當工程師使用Ethereum時,若出現問題,Ethereum會提供文件及網站供工程師使用。但是對NEO來說,這樣的日文文件只有少數。所以基本上我會上傳文章到MEDIUM部落格,讓工程師可造訪及閱讀。這些NEO工程師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及什麼須被完成。因此對日本工程師來說,NEO變成更友善的區塊鏈社群。

Question: 是否有其他可協助工程師的活動呢?
江口: 我們會在slack上交流溝通、討論技術。但當有重覆議題或問題時,我便會安排一個輔導活動。NEO在2018年8月舉辦一個黑客松活動。未來我想讓社群成長,也希望Keymarkes能在2018年12月辦一場NEO黑客松。這是我近期正在進行的企劃。

Question: 現在我已經知道Keymakers是一個工程師的社群,工程師們可互相協助互相交流,來加強自己的技能並增加知識。但是,為什麼您第一次就發展了這麼高關注的NEO呢?
江口: 老實說,我並不是NEO的擁護者。對我來說,NEO只是我查到的區塊鏈技術之一。我最早接觸到的區塊鏈技術是Ethereum,我也花了時間在這個技術上面。我也想學更多其他的技術,所以我才開始找其他相關技術。這也是我接觸到NEO的原因,而Hyperledger也是。因此儘管Keymakers是特定在NEO領域,對我來說也只是在其中之一的技術。

Question: 儘管現在Keymakers以NEO為中心, 而身為工程師的您,也正在尋找其他相關技術是嗎?
江口: 我真的相信像Keymakers這樣的工程師社群,不是個輸贏的遊戲。單純簡單的只關於工程及工程師的社群,我也很希望讓這樣的社群能夠成長。
* NEO 於2018/8/24-26在東京舉辦了黑客松活動「NEO Blockchain Challenge – Tokyo」。更多資訊請參閱此文章。

區塊鏈工程師之旅

Question: 撇開Keymakers不談,身為工程師,您都做些什麼事?
江口: 我參加了區塊鏈線上遊戲專案,那才是我真正的活動。如果你曾玩過線上遊戲的話,就會知道你可以在線上遊戲裡購物,可以進行交換,或在遊戲中使用。但你不覺得這模式有點老了嗎。當你購買一樣東西,那東西是屬於你的,你應該可在遊戲中使用。這樣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只是因為這些東西都放在遊戲開發公司裡管理。我開發了一個區塊鏈平台,讓這些遊戲品項分散。我讓這些品項回到購買者手中。在這平台上可以進行P2P交易,這也是維持我生計的工作。

Question: 這是您個人的專案嗎?
江口: 這是名為MOLD的分類遊戲平台開發專案。這是個有中國人及日本人的新加坡社群,我加入這他們的區塊鏈開發專案。主要據點雖然在新加坡,但卻在日本發展的平台。我加入這個社群的過程也很有趣,應該說很巧合。這間公司CEO是我同事的朋友,因緣際會我們開始談這個專案。

區塊鏈今後發展

Question: 區塊鏈技術接下來發展的階段是什麼呢?
江口: 我相信區塊鏈技術才剛受到關注,許多專案也開始使用區塊鏈技術。然而這些專案很多都不是完全適合區塊鏈的。為什麼我會這麼說,是因為當你關注這些專案,這些核心技術並不是區塊鏈,但他們卻是使用區塊鏈,或許是為了ICO或其他的目的。接著我們也只針對真正是區塊鏈技術的專案有興趣,如去中心化。這些專案開始有各自的成功案例,技術本身也會更進化。我相信今後會有許多有趣的應用出現,也可能有日本特有的應用出現。

Question: 作為工程師,您關注在什麼樣的職涯發展呢?
江口: 與其歸屬某公司,我喜歡歸屬在有趣的專案上。不論是不是在日本,我相信我們工作的方式正在徹底改變中。”雇用”將會被專案性質工作給取代。而這些專案性質工作型式,將是無國界的,而不是侷限在日本國內。身為工程師,為了能參加有趣的專案,我必須維持我的技能在頂端,但今年我會聚焦在發展工程師這個階段。

Question: 在日本成為工程師的優勢及劣勢為何?
江口: 因為這是非常技術性的工作,而且你認為有趣的技術不見得有人懂(NEO就是一個例子),在成為工程師這條路上可能會非常的孤獨,而且必須要自我訓練。如果你沒有強大的熱情,這過程將會非常的辛苦。優勢是你能連結到像是做著非常酷的專案的超級工程師等非常有趣的人。我透過Keymakers才能遇見這類人。這樣的網絡及交流總是激發著我,並讓我不只是前進,更是要成長。

來自Asian Market Entry的訊息

Asian Market Entry為國際新創成功地進入日本市場,來提供全方位的解決方案。對國際企業來說,最主要的障礙為當地採用。透過我們多年來的管顧經驗,我們發展出最佳的專業人士人力資源資料庫。我們能配合您的事業及需求,提供最適當的當地專業人士。我們擁有豐富的人脈,可協助您擴大在日本的事業。想知道更多資訊,請與我們連繫

 

Share This